寫下產科歷史的最老牌員工 ──莊媽媽為醫院帶來歡笑──

在醫院的物理治療室,我見到醫院最老資格的員工,也是醫院的第一位產婦──老莊。她的右肩上擱著熱敷袋,一臉笑紋紋,對於我們又是訪談,又是拍照紀錄,顯得有點緊張。

 

本名陳瓊梅,醫院裡的老員工口裡的「老莊」,年輕人則暱稱她莊媽,她在醫院工作的時間超過四十年。

 

前陣子她車禍受傷,現在每天來醫院進行物理復健,成了復健科的病人。 莊媽其實很健談,是醫院裡相當受歡迎的人物,她喜歡找人聊天,又很會說笑話,總是把大家逗得哈哈笑。我在她身邊坐下,立刻感覺到她的親和力,很自然地和她閒話家常起來。 聽她聊醫院,如數家珍,就像小孩子圍著鄰家阿嬤聽故事,活龍活現,歷歷在目。

 

莊媽是埔里人,之前家裡開過餐廳。民國五十年,全家老少遷來台東,就住在馬蘭一帶。那一年,聖母醫療傳教會愛爾蘭修會的蘇蘊芳修女、柯淑賢修女來到台東,就住在馬蘭的臨時修會裡。

 

那個臨時修會是白冷會提供的高工學生宿舍,蘇修女和柯修女開始他們的醫療傳教工作,每天騎著機車出去鄉下替人看病。第二年莊媽就經人介紹,來到修會替修女們煮飯看家。

 

「修女人介好,介會照顧病人,每天透早八點,就騎五十的機車,去到金崙、去介遠的鄉下,給人看病,有夠熱心!」 莊媽回憶剛來的時候,才正開始蓋現在的修會,一切都很簡單、辛苦,醫院是在當時匱乏的環境中,一點一滴慢慢整理、建立起來。

 

從高工的宿舍移到現在的修會,大約在民國五十二年的十一月。當時修會廚房隔壁的小房間就作為產房,現在已經當作倉庫使用;廚房另一邊是現在的員工宿舍,那時則是病房。

 

剛遷進去時,設備等尚未就緒,修女們一邊準備未來的接生工作,但主要還是外出探訪病人。那時剛抵台東的裴蕙蘭修女就是負責門診的醫師,來求診的多是一般性內科的病人,直到莊媽生下了醫院的頭一胎。

 

那天是十二月二十二號,懷著第六胎的莊媽,一直忙到午餐結束之後,才挺著大肚子回家休息。不久疼痛開始,已經有五個孩子出生經驗的莊媽,立刻知道自己即將臨盆,於是包袱款款,一路直奔醫院,叫醒正在午休的蘇修女,告訴她肚子好痛呢! 蘇修女一聽,趕緊起身準備消毒工具,請莊媽在產房的病床上等候。

 

結果修女的器具還沒準備好,莊媽的小女兒已等不及呱呱墜地,寫下當時聖母產院的第一頁生產紀錄。 面對這次措手不及的誕生,莊媽和修女們的心情,真是又好笑又感恩。即使四十年後回憶起來,莊媽還是說到就愛笑。

 

三天後的聖誕節,醫院的第二位男嬰順利出世。隨著接生人數的攀升,漸漸地,台東人只要聽到聖母醫院,就知道那是生孩子的地方。

 

生完孩子的莊媽,只休息了一個禮拜就恢復上班,每天照樣騎著腳踏車來醫院工作,對於有坐月子觀念的國人來說,覺得不可思議。

 

「人家遇到我就說:妳真大膽,還在月內就趴趴走!」莊媽說著又爽朗地笑了起來,「好佳在身體都沒代誌。」 當時台東市也有其他的婦產科診所,我問她這裡和其他地方有什麼不同?「服務介好!」她說,病人和員工的感情就像家人,醫院還請了一位太太專門替住院的產婦洗衣服。

沒事的時候,莊媽喜歡到處和病人聊天,醫院裡的病人及護理人員大多是阿美族,平常講台語的莊媽就用日語和她們聊天。有時候修女臨時找不到翻譯,就會請她代打,直到現在還有很多曾在這裡生孩子的產婦記得她。

 

但是面對國語也說得不太流利的外國修女,怎麼溝通呢?「我就和她們說台灣國語,她們就有聽懂,她們說話只有我聽懂,我說話也只有她們聽懂,別人都聽無。」莊媽說著自己也覺得好笑。 有時候艾珂瑛修女想煮菜,就會請教她,結果一個英文國語,一個台灣國語,兩人一來一往,倒是說得起勁,別人卻聽得霧煞煞,完全搞不清楚她們在說什麼。 因為修女們愛吃麵包、西式食物,所以莊媽學得一手做糕點、麵包、西餐的好本領。不過剛來的時候,她卻對愛爾蘭修女要求的食物很感冒。

 

「她們都叫我把肉啦、胡蘿蔔、青菜作伙煮到爛爛的,好像雞菜,配上白飯,每天都吃一樣的,我跟她們吃了一個禮拜,實在吃得很不舒服!」莊媽笑說,不吃還不行呢! 喜歡做東做西的莊媽,除了一手好料理之外,也很會做裁縫,後來有很長的時間,她的工作是在醫院車被單、修補衣服。

 

但其實早期她也跟著修女學了不少護理的經驗。

 

「修女中午去樓上吃飯,就會跟我說:幫我看一下,要生了就叫我。病人也會問我還要多久?我就跟伊說:已經開口四個指頭了!過了一會再看,快了!快了!看到頭髮了,我就趕緊叫修女下來,不到十分鐘就生出來啦!」 說到興奮處,莊媽就會出現她的招牌笑聲,清脆爽朗,一點也看不出已經年屆七十,反倒有種孩子般的天真。

 

那時候醫院正在慢慢開始興建,雖然只有小小的修會兼做產房,四位愛爾蘭修女,加上五、六個小姐,像小家庭般,彼此感情有如姊妹。 隨著時代的進步,醫院逐漸擴建,人也慢慢多了起來。

 

愛爾蘭修女因為人手不足,轉由仁愛會修女接手。問她感覺上有沒有什麼不同?「都一樣,修女人介好商量,對員工都介好!」 從起薪一個月四百五十元,到後來的二萬出頭,日子簡單過,莊媽對醫院沒有什麼要求,員工也跟她瘋來瘋去。在仁愛會馬克裴院長時期,每年舉辦的國內、外旅遊,最是老員工們津津樂道的往事。

 

在醫院一待四十年,不道人長短是她處世的原則,加上個性活潑、耐性十足,即使人來人往,這位最老牌的員工卻依然留駐。

 

從去年開始,有將近一年的時間,莊媽年事已高、又有心臟方面疾病、且行動不便的婆婆,在兒子的建議下,送來醫院三樓病房安養。

 

「修女介會照顧老人,親像對自己的媽媽相像,替伊餵飯、洗澡,和伊打招呼、說話,照顧得介好!」 莊媽很感激醫院的看顧,因為有一次她拿資料去病例室,剛好婆婆坐在掛號室,見到她就問:妳要帶我回去?

 

莊媽反問她:妳要回去唔?

 

她說:不要啦!我住在這就好!

 

直到今年三月過世為止,莊媽的婆婆都不願離開醫院、離開修女。包括莊媽自己即使退休之後,每天早上還是來醫院幫忙,因為修女們愛吃她做的麵包,她也捨不得離開這些家人。

 

前陣子莊媽車禍傷到右手,沒辦法再到醫院幫忙,手術後靜養期間,艾修女去家裡和她聊天。自始至終,她都聲稱自己騎車跌倒,只為了不想替肇事的車主添麻煩。

 

孩子都已成人各自嫁娶,家中剩下她和老伴守著一間小文具店,作為生活的休閒。每天早上,醫院地下樓的復健室還是看到聽到她迎人的笑臉、開朗的笑聲、和口碑不墜的生產歷史。 莊媽的樂天知足,為醫院帶來許多歡笑的聲音。

 

也許「老莊」叫久了,莊媽倒也真的展現出清淨無為的性情!

 

< 回至前頁 >


院長信箱 | 員工信箱 | 員工專區 | 申訴電話 | 性騷擾申訴專線 | 資源連結
地址 : 台東市杭州街2號 電 話 : 089-322-833 預約掛號 : 322-833#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