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切如鄰家媽媽 ──資深護佐施秀英──

對施秀英而言,聖母醫院等於她大半的人生。

 

就像鄰家小孩的媽媽,勤奮工作、守著家庭和孩子構成一幅簡單、平凡的人生風景。秀英的人生,也映照了聖母簡單、平凡的一面,被包容在這間臥虎藏龍的小醫院裡。

 

十八、九歲的年紀,沒有太多的想法,沒有豐厚的專業知識,一個剛從農校畢業的單純少女,醫院的工作,對秀英而言就只是個工作。 那樣的生活只是一種青春的記憶,和一群差不多年齡的少女,住進醫院的宿舍,像回到學生時代,而修女們就是他們的老師、舍監。

 

早上六點和一群姊妹淘開始一天的工作,從舖床、母語翻譯到診間護理,什麼工作都學,也什麼工作都嘗試。 那是民國五十七年,愛爾蘭修會掌管醫院業務時期,秀英開始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聽說工廠工作的薪資比較好,嘗試新的工作當然是有相當誘惑力的,因為年輕!但是一年的鳳梨工廠品管員的工作經驗,卻讓秀英開始懷念面對「人」,依然沒有想太多,她只是回到醫院,飛翔後再度棲息,並且築巢。 從接觸新生兒的嬰兒室工作開始,秀英與醫院「共存亡」的時間已超過了三十年,一路跨進了資深員工之列,醫院生活幾乎等於是她的家庭生活。

 

就像大多數早期進醫院的員工,和修女朝夕相處下來,不知不覺的,心也清靜下來,雖然不至於發願成為修女,但是青春的少女情懷也往往被遺忘在生命的角落,直到「老處女」的封號在親友間逐漸傳開,才驚覺人生中還有未竟之事。雖然一如其他同事般,晚婚乃是常態,終究秀英還是在三十二歲的年齡走入婚姻。

 

當時愛爾蘭修會已自台灣撤會,仁愛會的修女接管醫院,住宿的規定已經沒有那麼嚴格,秀英回到位於台東市四維部落的家中,上班通勤,這段期間經人介紹認識了同為天主教徒的先生。

 

他們的婚禮就是在醫院修會宿舍裡的教堂舉行,艾珂瑛修女為她披嫁紗,白冷會的魏主安神父為兩人做見證,以天主教的儀式完成秀英的人生大事。 為人妻,為人母,在秀英的人生腳程中,是再自然不過了,三個兒子陸續出生,醫院依然負起了照顧她的責任。當時還未擔任院長的何谷婷修女為她接生了頭一胎,陪伴著她的初為人母。

 

秀英在懷老大時,由原先工作了四年的X光室,請調至供應室,負責材料、器械的消毒管理工作,與當時供應室的負責人艾珂瑛修女接觸最多,感情也最好。 這份工作長達十數年,而待人親切、善於關懷的艾修女自然成為了孩子們的乾媽,看著孩子們在醫院裡渡過他們的童年,看著孩子們長大,指導孩子的英語學習。

 

即使大兒子今年十九歲了,身為現役軍人,老二、老三也分別就讀高中和國中,每年過年乾兒子們必會到醫院向乾媽艾修女拜年,至今如昔。

 

醫院陪伴著秀英的人生,秀英也以勤奮的工作守候著醫院。從愛爾蘭修會到仁愛會,從一次次的財務危機,一波波的人事更動,到醫院的轉型,秀英也從少女走到將屆退休的年紀,一路走來,相扶相持。  

 

「從馬院長時期就說沒錢,醫院還是一直撐,不曉得為什麼還是有辦法!」二十多年來,秀英的心情總是隨著醫院的狀況起伏,她的擔憂也只是擔憂而已。 就像三年前的一波人事精簡,秀英離開供應室,參加病服員的訓練,當時的她也擔心自己會成為被資遣的對象,孩子還在唸書,自己年紀也大了,心中甚是忐忑。

 

然而也就像一次又一次的轉機,順著危機到來,一名癌症末期的病人從高雄轉來醫院安養,秀英接手看護工作,直到病人臨終,那也是醫院逐步轉型的開始。 今年初產科結束,對於三個孩子在此出生的她,難過的心情不在話下,就像面對不再生育的母親,雖然生命依然順著自然的軌跡前行,割捨不下的,總是那份情。

 

「很多歐巴桑很認同,說我們做得很好啊!要繼續做!她們會介紹別人來。」秀英說著,帶著期待的表情,希望轉型後的醫院能夠進步,能夠更好。  

 

今年二月,秀英正式接手病服員的工作,雖然以她的年齡而言,不是一份輕鬆的工作,但是身為天主教教友的她,能繼續幫忙醫院,也是一份心意。

 

老同事暱稱她Aber,阿美族語是朋友的意思。「朋友」沒有太多的要求,沒有爾虞我詐的競爭,只是單純的生活,簡單的期待,順應著人生,一步一步的走下去,這就是秀英展現的生命風景,親切如鄰家的媽媽!

 

< 回至前頁 >


院長信箱 | 員工信箱 | 員工專區 | 申訴電話 | 性騷擾申訴專線 | 資源連結
地址 : 台東市杭州街2號 電 話 : 089-322-833 預約掛號 : 322-833#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