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他們不再孤單

  白色吉普車馳騬在郊區的巷弄裡.在原野鄉間.在重山峻嶺的部落裡.這些無一不曾留下我們的的足跡。手中拿著社會局「中低收入戶護名冊」和簡單的醫材用具從日出到日落那怕是燄陽高照、風雨交加、惡犬追逐、個案距訪、態度不友善等諸多困擾伙伴們的工作勢氣、 僅管如此我們還是得逐一訪視手中的個案許多時後吃閉門羹例如…個案生病住院、外出工作、本人不居住在現址等…。問題一蔞框但是為了按照計劃進行勢必達成這項『不可能任務』才是當務之急。
  我們充份利用人力資源找來里長伯.管區警員協助多半能找到個案問題也能夠迎刃而解。
  
        訪視工作項目:
                  1.建立個人基本資料
                     2.健康狀況評估  
                     3.居住環境檢查 
                     4.生活狀況評估
                     5.家庭成員調查
                     6.問題確立

  
        居家服務項目:
                   1.送餐
                     2.居家護理
                     3.環靜清潔
                     4.緊急就醫
                     5.陪同就醫
                     6.社工服務
                     7.心靈關懷


  完成基本問卷調查之後再審核該案是否列為個案管理對象最後再依其需要遴派居家服務員到府服務工作雖然辛苦.煩瑣但訪視過程中有太多太多的人生體驗和感觸可以細細咀嚼。(列舉二名印象深刻之個案)。


個案(一)      
      一對高齡八十五歲的夫妻居住市區的垃圾集中處,臨時搭建的鐵皮屋面積約二坪四周堆滿大小型回收垃圾,環靜雜亂而且臭味四溢排水系統不良蚊蠅滋生,屋內燈光昏暗通風不良簡陋的設備他們在這裡已經生活了一、二十年文明社會背後居然還有人過著如此悽涼的晚年心裡一陣抽痛鼻頭為之而酸。   

       探訪時阿公正巧外出拾荒獨留阿嬤在家,看到我們到來阿嬤杵著助行器,瞇著雙眼迎接,在里長伯一番介紹與喊宣下得知阿嬤的處境、阿嬤也欣然接受拜訪,根據資料顯示;家系圖中阿嬤有眾多子女而且都健在,為甚麼讓二老獨居過著三餐不繼的日子,心裡正在百思不解時阿嬤彎起身子坐在破舊歪斜的板蹬上娓娓道來……邊說邊拭淚,拍拍她的肩膀順勢挽起衣袖替她測量血壓和血糖、血壓168/100mmhg、血糖155mg/ld。

  阿嬤說:十多年前從台南遷徙來台東,女兒都嫁人全在外地、雖有倆個兒子居住台東,但是兒子工作不固定,背負債務,孩子多夫妻經常為錢吵架,家裡不得安寧二老才搬出來自己謀生,現在景氣這麼壞我兩個兒子生活也困難、我二老有三餐吃就好,說著說著已十一點多了此時阿公騎著載滿破銅爛鐵,紙板的鐵馬回來、身子看來硬朗卻不時咳嗽、很客氣的:說歹勢啦,歹勢啦厝裡真亂,里長你也來了、里長伯趕忙將車上雜物卸下問道:你們倆個人已經這麼老了要撿到甚麼時後、你們不是有兩個兒子為甚不住一起、阿公回答:孩子也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顧、我們二老三噸要吃、厝稅要繳、水電要錢、看醫生要錢、政府的老人錢不夠用、無法度啦聽阿公這麼一說、我終於明白政府發放老人津貼根本不夠塞牙縫更何況阿麼患、高血壓、關節炎、白內障、糖尿病,阿公疑似慢慢支氣管炎營養不良望著他們一把年紀還得為生活拼命心中難免不捨里長伯拍拍阿嬤的肩膀:免煩惱啦我替你們想辦法。

個案(二)   一個細雨紛飛的上午我和蕭督導開著那輛吉普車去拜訪一位住在深山里高齡九十五歲的Vu Vu、.由於她家沒裝置電話行前未能聯絡上她、當我們抵達時Vu Vu格外驚喜.興奮。

  Vu Vu的家位在部落裡後面半山腰.地形陡峭小碎石鋪設的路面極不平整得小心走路以免絆倒、水泥牆、鐵皮屋頂建造的房子外形堅固但是屋內悶熱、走進VuVu屋內進入眼簾的是客廳零亂、地板濕黏檳榔汁隨處可見、蒼蠅滿天飛、狹隘房內間堆積如山的髒衣物、不知多久沒整理、走進廚房又是一堆久未使用的餐具和以拔掉電源的冰箱、過期多時幾近發霉的食物、屋簷下散放著農具和野炊器具、有乾柴、地瓜、芋頭、還飼養一隻公雞、雞籠很久沒清理陣陣惡臭令人反胃、然而VuVu卻在此生火烹煮原住民傳統食物、一副自得其樂模樣。

  我問VuVu政府一個月給多少補助款、如何運用它、VuVu回達說:三仟元都是兒子代領保管我不識字也不懂這些,再問VuVu是否願意接受我們派員到府做居家服務因為髒亂的居住環境會引發疾病;VuVu笑答:好阿…只是雞隻要等待孫子退伍殺了牠雞籠才能丟掉這隻公雞養一年多了我再問VuVu:孫子何時退役她說下星期,顯然VuVu心中有所期待。

  當我們離身時雨還是下不停,VuVu起身倚門佇立,嘴裡嚼著檳榔、吸一口手上的手捲煙、輕輕地向我們揮手:MaLi-MaLi (排灣語再見.保重)望著她滿臉皺紋露出一絲絲微笑、寂寞、孤獨寫在臉上、雨還是下不停、VuVu瘦弱的身影逐漸消失在雨中。
  回來的路上VuVu的模樣盤旋在腦海久久不能消退,映像如此清晰可見、山區小路彎沿而下、靄靄山巒、清澈小溪、雲霧在山谷間飄散,,怡人的景色亦隨著馳騁的吉普車一一拋諸腦後。
  老人問題叢生、他們不僅僅需要生活實質上的幫助、心靈上更需要給予關懷和支持在家服員的悉心照顧下、希望VuVu的問題得以改善。

  社區發展 田月鳳

 

 

回上頁